<nav id="aaqsc"></nav>
  • <xmp id="aaqsc"><menu id="aaqsc"></menu>
  • 中國攝影在線-中國互聯網品牌50強

    徘徊在影像存在與文化傳承之中的《中國攝影史》(1)——價值

    2007-10-26 10:36| 發布者:| 查看:3007| 評論:0

    本月13——16日去東莞參加《第八屆全國攝影理論研討會》,順便把中國攝影協會理論部主任李樹峰拉到汕頭來。聽老蔡說是讓大家開開眼,稀有人物(大人物?),還讓人家談談“國展”的情況,俺一聽就覺得俗,在中國攝協內部,這件事本身就是被人家當笑話談的,而我們卻當成寶……。
     
    反正,這期間的BLOG要暫停一星期。特此! 
     
    以下是為《第八屆全國攝影理論研討會》準備的小稿,沒寫完!分三批貼出……
     
     

    徘徊在影像存在與文化傳承

    之中的《中國攝影史》

     

    世界攝影史只不過167年,而中國的攝影史也只能從鴉片戰爭之后,攝影術傳入中國開始算起。如果滿打滿算加上西方外交官、傳教士和工程人員拍攝中國的影像,也不超過163年。

     

    在如此沒有歷史距離感的情況之下,要對中國的攝影史做出客觀的、科學的分析和評價,對攝影史學家們來說,確實是件非常困難的事。因為他們知道得太多的了:有許多文化現象還沒來得及消化、歸納和分類……,而作為史學者只有在精密地、長期地深思熟慮之后,才可能得以了解攝影文化的本質,攝影家影像的傳承以及相應的地位,才可能對影像文化的傳承理由以及發展方向做出相應的判斷。只有在此時,編寫攝影史才稱得上是真正的史,而不至于編成為一種攝影的新聞年鑒。

     

     

    ㈠ 價值

     

    當今,中國攝影界開始注重攝影史的研究和編撰,可以說件功德無量的好事,但我不主張,把對攝影史的研究和編撰說成是件適應影像市場需求的一種市場定位行為。攝影史的編撰更不是為解決市場的規范運作和攝影藝術品市場定價而應該做的文化問題。這種提法簡直是對攝影史學研究的褻瀆,我十分同意里德說過的一句話:藝術史本身就是一部關于“視覺方式”的歷史。而中國的攝影史,絕對不是對西方攝影方式與攝影文化的簡單模仿,更不是一定要與西方攝影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才具有影像的歷史價值。我認為:中國攝影史應該是攝影在中國文化中演繹出的一種新的“視覺方式”的新歷程,這才是研究中國攝影的價值所在。而中國“視覺方式”的變革的本質就是一種精神符號的表達方式,它與中國社會現實與文化傳統有著密切的聯系。

     

    中國攝影家協會這次組織的《中國攝影通史》的編撰這本身就說明了,其文化定位的犀利。但從我國現有的《中國攝影史》(1840——1937年)、《中國攝影史》(1937——1949年)、《中國當代攝影藝術史》、以及近年的《永遠的四月》、《攝影中國》等等這些著作看,在一定程度上用史的眼光較完整、較系統地勾勒了中國攝影百年發展的基本輪廓。特別是《攝影中國》,它梳理了建國以來的主要攝影作品以及發生過的攝影現象,為攝影史的研究積累了豐富的素材和經驗。但也由于歷史條件等原因,好些攝影史著作也明顯地顯示出不少缺陷:首先是資料的收集整理不全面、不典型。史學著作以現象羅列的多、理性分析定位的少,與影像有關的社會變革與文化現象的整理歸納更顯著墨不多。如對解放前的攝影代表人物與流派的變遷缺少了解和定位,對攝影史上重要的攝影現象與事件缺乏分析與評論,對攝影語言、攝影觀念和攝影流派的演變和發展更是少于跟進推演。所以,我認為《中國攝影史》的編撰如何解決:在影像的普遍存在中尋找文化的傳承、思潮的變遷以及社會演變中的影像文化本質,成了攝影史編撰中的方法中的方法。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意大利性经典xxxxx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